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渣爹赛道,不能没有他!

时间:03-2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4

渣爹赛道,不能没有他!

有一个演员,从春节开始“刷屏”到现在。《南来北往》《烟火人家》《谢谢你温暖我》 三部剧在央视连播,他演了三个“渣”爹。《南来北往》里说他懦弱、没担当吧,可人家一手把儿子汪新拉扯长大。《烟火人家》里他只顾自己当显眼包,软饭硬吃获赠诨号“修坟哥”。《谢谢你温暖我》里,他强逼两个儿子考医大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臭脸又严苛的同款爸爸,谁摊上谁伤。通常,演员担心演同类角色被定型。可刘钧能把一类角色演到款款不重样,三位父亲各有各的“渣”,可神奇的是,居然都不让观众特别讨厌。如此纯熟的演技,“红狼”你能耐!01成为“渣爹专业户”之前,刘钧已经默默无闻地做了几十年小演员。他并非科班出身的艺术生,只是从小爱看电影,学表演是他的逐梦之旅。父母在电力系统工作,19岁时刘钧遵从父母意愿成为一名电工,每天背着电工兜,跟着师傅四处巡线、维修。为打发枯燥的日子,他购买订阅了很多影视期刊,一下班就一遍遍翻杂志,沉浸在演员梦中。一次闲聊,刘钧问师父工龄,师父抽口烟,缓缓说出:“我干这行啊,得有30多年了。”刘钧恍惚了。固然小康无忧,但30多年,一眼望得到头的人生,再加上他成为电工后,每次爬电线杆都担惊受怕,怕总有一天因事故丧命。要不要转行?他为此纠结了五年。适逢一次大雨中作业,刘钧小心翼翼去拉电闸时,被突然爆出的强大电弧击倒在地。事后,他下定决心,以24岁“高龄”报考了谢晋影视艺术学院。仅仅一年后,刘钧就得到了第一次拍电视剧的机会,可他实在太紧张了,被导演痛骂一顿后给自己下了定论——不适合面对镜头,以后还是别演戏了。他又转战舞台,参演过几百场话剧,还拿了省艺术节大奖,积累了丰富的表演经验。时隔两年,机会再次找上他,北影厂一部电视剧的主角临时替换,他成了最合适的候选人。那次,他演得很顺利,也从此不再害怕面对镜头了。重建自信的刘钧开始北漂生涯。2000年,刘钧在北京奔波试镜月余,得到《康熙王朝》即将开拍的消息,他拿着自己一页纸的简历,到面试现场发现了问题,几乎所有送来的简历都是好几页,写满拍戏经历,显得他格外单薄。刘钧心想:这怎么行,这我哪有可能被选上嘛。随后就在简历上虚构了好几部不存在的影视作品。他想着:影视剧那么多,不可能导演全部都知道。果然,《康熙王朝》导演陈家林对着简历提出疑问,但又似乎并不太关心。仅仅几天后,刘钧竟然接到剧组通知,饰演剧中的顺治皇帝。多年后,在一次采访中刘钧谈及此事,仍不知道陈家林导演是看破不说破,还是确实被这份简历上蒙混过关了。在《康熙王朝》中,刘钧的表演得到赫赫有名的大导演陈家林认可,自此,他北漂的戏路也打开了,此后参演过《雪域昆仑》《重案六组3》《无限生机》《急诊室故事》《北平无战事》等热播剧。02可谓“半生配角无人识,一朝渣爹天下知”。2018年的《知否知否影视绿肥红瘦》开播前,热点是赵丽颖古装大女主、朱一龙白月光小公爷。可播出后,观众都被“我父亲配享太庙””的王大娘子和宠妾灭妻的“瞎眼红狼”盛紘吸引了。原小说中,这两个人物一个蠢而自私,一个凉薄无情,可刘琳和刘钧演出来的却是一对活宝,堪称全剧情绪空调,剧情再压抑,只要夫妻俩一出场就能让观众的心情由暗转明。如果说大娘子的蠢往喜剧上发挥的空间还比较大,刘钧饰演的一家之主盛紘比较难,他世故、伪善又自私冷漠。至少有两个关键情节,让他很难不招人恨。一次是为了息事宁人,他对自己的小妾,也是女主角盛明兰母亲的惨死明知有蹊跷,却不问究竟;更甚之的一次是他为了盛家的仕途声誉,竟要网开一面放过毒杀自己养母的真凶。这样的角色能演到让观众喜欢,演员放了什么大招儿?扎扎实实演人物,不千篇一律演人设。盛紘虽然自私凉薄,但他也无比狼狈,既要保住清誉体面,偶尔也想纵欲寻欢,夹在刚正的母亲和争宠的妻妾之间饱受其苦,常常因为睿智不足两头受气。刘钧表演时着重把盛紘狼狈的一面略带夸张地彰显出来,使观众感觉既可气又好笑,能理解他,甚至同情他。有一场戏,明兰情急之下指责父亲的本性自私,但父女俩没有争吵,盛紘始终背对着女儿却一言不发,被突然戳穿不知如何面对的狼狈相跃然而出,刘钧无声的背影比任何表演都更有感染力。到了《乔家的儿女》,他演的乔祖望人称苏大强第二,说实话,在“乔祖望”面前,“苏大强”都算可爱了。身为四个孩子的爸爸,乔祖望有点好吃的都紧着自己,每顿饭捏两片猪头肉,二两小酒,而几个孩子在隔壁小屋里啃窝头喝稀粥;他自己一人住大屋,几个孩子挤在小偏屋;平时孩子们稍有反抗,他便露出狰狞面目。这样的渣爹本该人人喊打,但刘钧演出了他的多面性。乔祖望虽然对孩子不好,可当要把孩子送给不相识的人领养,意识到可能此生再难相见时,他突然浮现于表情的大片悲伤让人心头一酸。整部剧看下来,从“这个爸爸怎么那么讨厌”到“我居然被乔祖望感动了”,是不少观众追剧时对乔祖望这个父亲的复杂感觉。刘钧不怕演出来的角色被观众恨,但很担心被观众讨厌。在他看来这是有区别的:一个扁平的、单一的可以用简单人设概括出来的坏角色,会被观众讨厌。但一个真实、生动的人物能被理解,观众即便恨得牙痒痒,也不会轻易跳过他的戏不看。真实的人,一定是复杂的、多面的,这是刘钧表演同一类角色的突破口。他曾回忆小时候一个记忆非常深刻的场景,那时他才三四岁,在农村。刘钧跟着叔叔给没见过几面的曾祖父送饭,曾祖父已经年迈,家里孩子又很多,分辨不出他是谁。但有一天,曾祖父精神很好,突然说话了,问刘钧:你叫什么?然后颤抖着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条手绢,摸索出一个硬币给了他。这之后没多久,曾祖父便过世了。几十年过去了,曾祖父摸索出一枚硬币给他的那个瞬间场景,他一直没有忘记。由此,刘钧感到,人的一生由很多瞬间组成,那些被自己、他人记住的瞬间,就拼凑成了对一个人的“定论”。所以,他的角色无论戏份轻重,总有那么一两个瞬间让人入心,再渣的爹也有对孩子温情的一刻,那个画面就留在了观众心里。03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《乔家的儿女》两部剧后,刘钧开始在“渣爹”的赛道上一路狂飙。即便是演技派演员,也大多不情愿或是不敢总演一类角色,所谓的剧抛脸很难做到。但刘钧不怕重复,一次采访中他这样说:“如果这种类型的角色被观众认可了,为什么不能接着演呢?哪怕是一辈子演警察,都可以演出不一样的东西。”事实上,他的确做到了。近期的三部剧,《南来北往》里的汪永革因为自己的胆怯,任由马魁被诬告入狱十年,对马魁一家人造成的伤害是无法被原谅的。但观众能理解他作为父亲,不忍心让儿子汪新从小没人照顾,最后还是从情感上原谅了他。《烟火人家》里的陶大磊,绝对称不上是好父亲。靠老婆养家,自己吃软饭,还总理直气壮地从老婆兜里骗钱花。女儿的学习、生活统统不参与,可总爱发表意见,不合时宜地说一些谬论,无非是为了昭示身为父亲的家庭主权。陶大磊烦人了三十多集,最后一场戏又戳到了观众。当他终于同意离婚,夫妻俩从民政局走出来各奔东西那场戏,刘钧突然一个转身,又搂住妻子,再依依不舍的放开。那一刻的动容,让人相信过往的爱情是真挚的,只是被岁月磨光了。《谢谢你温暖我》中的父亲林守正苛刻、霸道、不讲理。身为医院院长,业务强,职位高,妻子温柔,还有两个儿子,他的家庭生活本可以幸福和谐,但他唯我独尊,大儿子没有按他的想法报考医学院,父子关系就从此掉入冰点,继续安排小儿子,依旧是当医生,没有另外的选择。这部剧艺绽君还没有追完,目前只看到了林守正的绝对负面,可既然是刘钧饰演,谁敢说他不会又在某个时刻让观众忽然共情了。04看刘钧演戏,常常感觉他的表情尤其丰富,明明是一张熟悉的脸,同样的五官,可通过不同的动态表情,透出的神情完全不是来自同一个灵魂。刘钧自认是体验派而非技术派,哪怕观众眼里很“坏”的角色,他演过一遭后,都会对他们依依不舍。拍完《知否》最后一场杀青戏,他穿着戏服,独坐在盛家宅子里。化妆师来帮他卸妆换衣服,他说:“麻烦你们等一会,让我自己待会。”然后,一个人在景棚找了个角落,哭了一顿。那一刻,他的感觉是,跟“一大家子人”一同生活7个月,虽然演的是别人的故事,时间久了也就成了自己的故事。突然要散了,很难过。《乔家的儿女》杀青,全剧组为刘钧庆祝了一阵,各自忙自己的工作了。他感到无比失落,顶着最后一场戏里的一脸黑灰,穿着破衣服,他在老宅附近再转悠了一圈,和《知否》杀青时一样,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一坐,又哭了一顿。后来,电视剧播出收官时,工作人员请刘钧写篇小作文和角色告别,他拒绝了,因为他觉得,“我们早已告别过了。”如今,已被盖章”演技派“的刘钧最期待的是,遇到否定自己的导演。因为每当导演告诉他,“你的方法不行”,“不够惊喜”,“还可以更好”,或者“你是在应付”,其实是在把他所有的自以为是全部否定。在这样的压力下,刘钧会逼着自己再试试,再换种新的演法,再往前一步。虽然如此投入的拍戏“后劲儿”很大,与角色剥离时难免伤感,但他非常珍惜,因为那是一期一会,这一段时光不会再重来。本期记者、编辑:金力维本期监制:周南焱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