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张艺谋找回「张艺谋」

时间:02-23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9

张艺谋找回「张艺谋」

撰 文丨陈 桐编 辑丨美 圻文娱价值官解读:ID:wenyujiazhiguan80.16亿总票房、1.63亿观影人次。刚刚结束的春节档,电影市场再度打破多个纪录,迎来开门红。这其中,《热辣滚烫》如片名一样,是整个春节档最“烫”影片。无论是破27亿稳居榜首的票房,还是片外“敬佩贾玲——学习贾玲——成为贾玲”的各种热搜,今年春节档的最大赢家和热闹高光,无疑是属于贾玲的。处于《热辣滚烫》光环之下同时又无欢快节奏的《第二十条》,票房无缘前三,很容易成为观众眼中的小透明。但看完春节档所有影片后,文娱价值官却认为这部片才是最大赢家,电影院里观众感受到的每一份“憋屈”,正是《第二十条》在这个春节档里的“存在感”。重回现实背景和写实题材的张艺谋,用小品式的甜包裹住现实社会的辣,为底层勇敢发声,其文化人格站到了新的高点。作为《我不是药神》之后最好的现实主义电影,在《第二十条》中张艺谋不仅亮出了独特的正义叙事和影像美学,同时也用成功的艺术创新和商业创新,为现实题材开拓出了新路。用喜剧的吵,包裹现实的辣片名《第二十条》说的是刑法“第二十条”,也就是正当防卫的条款,在喜剧的外衣下,这部电影藏着非常生猛的题材。张艺谋的上一部电影《坚如磐石》,卖点也是生猛和尺度,但由于种种原因,这部作品的尝试并不算成功。犯罪奇情虽然吸引人,但其中稍加幽默轻松的元素,并没有给观众带来太多好感。在张艺谋一贯质疑权力的叙事体系中,《坚如磐石》的故事走向了暧昧不明的尽头。加上最后影片被删减得支离破碎和滑稽的补拍,整体观感一言难尽。这一次,张艺谋吸取了《坚如磐石》的教训,正剧不能完全一本正经地硬拍,而是选择用喜剧的甜,包裹现实的辣,端出了一桌完成度很高的别样大餐。《第二十条》节奏流畅、故事完整,喜剧桥段和正剧剧情之间略显跳脱,但整体并不割裂。围绕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,《第二十条》为剧情引入一条主线和两条副线,主线是,王永强因为刘文经多次强奸了他的老婆郝秀萍,刺死刘文经后的司法流程。两个副线,一条是市最好高中的校园凌霸事件;一条是公交司机张贵生见义勇为后被判刑后的上访经历。一主两副三条线背后的三个案子,在办理过程中因为“闹大了”而发酵出各种变化,从而推动故事情节向前走。这是现在许多人在多次碰壁后“破局”的方法,并且真的管用。郝秀萍自杀,村民们吓坏了,跑的跑,爆料的爆料。李茂娟把张主任打了,学校吓坏了,一直也没能查清楚的校园霸凌事件迅速有了结果。张贵生死了,韩明吓坏了,这才改变了自己的看法。现实的无奈与残酷,法与情的冲突,通过这三个环环相扣的案件洇洇渗出,一浪接一浪推高情节的内在烈度,引发了观众对道德、法律和人性的深入思考。“法不能向不法让步”不再是空洞的纸面文章和冰冷的逻辑,背后是多少人通过高昂的代价换来的真理。在强烈而具有现实批判意义的情节之外,张艺谋故意选择了一种带有轻喜剧的小品风格穿插影片。很多时候,家庭日常对话闪烁着超凡的魅力,甚至大过了它故事主线的风头。每一句台词,每一个神情动作,好像并不是设计的,而是演员即兴发挥的,自然、生活化且接地气,表演的松弛感为沉重的议题找到了轻松愉快的出口。当然,琐碎唠叨、小品式的频繁对白,几乎铺满了整部电影,也让一些观众感到厌烦,但整体上小瑕不掩大瑜。这是张艺谋消解沉重和敏感题材的妙手,让观众的情绪像过山车一样来回起伏,虽然没有强烈的作者属性,但确实是一次大胆的尝试。不再执着炫技,张艺谋寻回初心看完《第二十条》,文娱价值官联想到张艺谋的另一部作品,同样是生活气息浓厚、对话犀利生猛的《有话好好说》。不过,《有话好好说》怪诞夸张的呈现,更强调“超现实”,与《第二十条》骨子里就截然不同。《第二十条》更像是在纪实的《秋菊打官司》和荒诞的《有话好好说》之间找到了一种平衡。这种节奏明快、依靠对白快速推进叙事的风格,在张艺谋以往的作品中几乎从未有过。刑侦纪录片味道的开场,没有浓墨重彩的摄影和画面呈现,单纯用白描叙事讲故事,这很不“张艺谋”。自《影》之后,张艺谋的影调愈发低调内敛,不再张扬。他尝试各种类型,大有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的态度。近三年来,张艺谋有《悬崖之上》《狙击手》《满江红》《坚如磐石》和《第二十条》5部电影上映,让观众看到他在创作上不受限制的同时,也在从中年的炫技和繁复,对于色彩与形式感的追逐中回归创作初心,将目光投向更为本真的叙事层面与戏剧张力中。回到用细节讲述人性和情感的张艺谋,有一种轻装上阵的洒脱和自由。《第二十条》沿用了当年激发大众热议甚至引发了相关的法律探索的《秋菊打官司》中“秋菊”这个“一根筋”的人设。其中高叶饰演的韩明同事吕玲玲、马丽饰演的韩明的妻子李茂娟,以及张贵军的女儿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点秋菊的影子。“大嫂”高叶脱下高跟鞋和裙装,着一身检察官服,不施粉黛的造型,着实让人惊喜。前半段,你能感受到这个人物的“莽”,她顶撞领导,不顾同事,只为了心中的正义公平,一次次地寻找案件真相。后半段,观众能品出这份“莽”中的“柔”。她是为了走近残障人士自学手语,是站在女性立场读出了一个母亲的绝望,“受气包” 韩明身上的唯唯诺诺和谨小慎微,则是小县城检察官的出世和入世。可以说,《第二十条》中,市井民情、公平正义、家长里短构成了当下鲜活、热腾腾的社会氛围,观众不像是在看电影,而是陪角色跨过人生的一道道“坎”。这是一种来自电影创作者的尊重,既让你在电影中泪笑两得,又让你感受到人生百态珍惜的生活态度。从纯喜剧的角度看,《第二十条》可能不算出彩,但这并不出彩的喜剧,却成功地将张艺谋的大尺度表达包裹了起来,年过古稀又回归到将普通人的疾苦放在创作核心的“老谋子”,也让影迷看到他依然有勇气找回创作初心,依然有自己坚守的东西。商业电影,可以有更多拍法春节档作为最重要的电影档期之一,历来都是各大影片竞相角逐的主战场。 在《热辣滚烫》和《飞驰人生2》的两面夹击下,《第二十条》在春节档票房一度不敌排名第三的《熊出没》。但随着给观众惊喜越来越多,《第二十条》仅用 8 天时间完成了口碑和票房占比逆袭。2月19日,《第二十条》更是超越《热辣滚烫》,登上单日票房第一。在题材并不占优,竞争残酷激烈的春节档中,《第二十条》最终能够脱颖而出,不仅证明了其强大的市场号召力,也反映出观众对于高质量影片的需求与认可。在排片率不及前二的情况下,《第二十条》连续三天票房逆袭反超更重要的是,这部电影为严肃、沉重且高风险的题材开拓出新的创作角度,也用实践论证了跳出舒适圈和题材套路的商业电影,依然能够取得巨大成功,为整个电影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和信心。在创作上,《第二十条》巧妙消解了题材的劣势和风险,放弃炫技的张艺谋用最平实的镜头语言讲家长里短、凡人喜乐,在笑泪交织中讲好也讲顺了一个伸张法理的故事,故事在最后的字幕判刑中也完成了春节档观众的“爽片”诉求。此外,在春节合家欢背景之下,张艺谋尊重了大部分人的观影需求,在巨屏面前,所有人屏气凝神沉浸在情节中时,那些笑点泪点都让人格外触动,线下观影的氛围极好。沉浸和共鸣,往往比所谓的高级感、运镜、隐喻、鸡汤更重要。在之前的采访中,张艺谋曾多次坦承,自开始拍《英雄》以来,他就一直被票房所牵扯,而这种牵扯又是他必须去面对的,“我们要两条腿走路,除了有情怀,也需要有质量的商业电影去占领这个阵地。”强如张艺谋这样的大导,也要平衡各方利益,很多时候不得不选择稳妥的思路去降低投资风险。对其他导演来说,春节档期的竞争和投资回报需求,简直如泰山压顶,面对商业因素时,导演往往选择放弃纯粹的艺术创新。幸运的是,我们看到像张艺谋这样的导演在努力寻找平衡,试图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同时,保证自己在创作上的独立性和创新性。 从这一点看,《第二十条》对于主流电影如何在艺术与商业、严肃和大众之间找到平衡的探索意义,是深远的。这一次,“国师”赢了艺术,也赢了票房。本文为文娱价值官原创作品。邮箱:meiqi402@163.com欢迎关注视频号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